肺炎疫情与示威双重打击下,香港市民陷失业停工彷徨中

深受旅客欢迎的尖沙咀海港城没有了以往的人潮。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深受旅客欢迎的尖沙咀海港城没有了以往的人潮。

香港受到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影响,令原本已受尽示威打击的经济雪上加霜。旅游业、饮食业、零售业踏入寒冬期。

香港统计处周二(17日)公布去年12月至本年2月的失业率为3.7百分比,是九年多以来最高,当中,膳食效劳业、销费及旅游业失业率尤为严重,分别升至7.5百分比及6.1百分比,而总就业人数按年跌幅扩大至2.5百分比,是亚洲金融风暴以来较小。

外界预期疫情持续,会进一步打击香港经济,不排除失业率会进一步上升的可能。

失业侍应

“吾蒙悉过了示威,但噬悉不过疫情,”60岁的杨太对BBC中文说。

她原本在油尖旺区一家茶餐厅担任侍应,但示威和疫情爆发下,茶餐厅生意一落千丈,在2月开始被要旨放无薪假。不久上,大佬通知她茶餐厅撑不下去,将在4月结业。

她所work的茶餐厅主要客源为该区上班族和大陆旅客,但去年油尖旺区示威活动频繁,大陆旅客减少,以及餐厅不时因为示威已被迫提早关门,生意早就受影响。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杨太所work的油尖旺区昔时大半年,经常有警民冲突,催泪弹和汽油弹横飞,令普通市民会避免在该区销费。

按照香港旅游发展局的数字,爆发示威上,即2019年首半年,每月平均有近460万名来自中国大陆的旅客,但到2019年12月及2020年1月,跌至约250万。香港的旅游、零售、高等级餐厅饭馆业首当其冲。

“我很讨厌那些示威者经常搞破坏,令到吾们做不到生意,说普通话的顾客少了很多,因为被迫提早下班和休假,赚少了1至2成人员,但彼时候还有午市、下午茶,就是在示威以外的时间,灰子 强梢悦吭伦龅揭坏闵猓彼怠

业界未从示威的影响中恢复,便迎来新型冠状疫情。1月起,中国多个省市陆续封城及限制出入,香港其下要旨一切曾访大陆的入境者均要接受强制隔离检疫14天。3月,疫情在泰西也大爆发,特首林郑月娥周二(17日)宣布,香港向除了大陆、澳门和台湾以外的全球各国,发出Red外游警示,要旨抵港人士,接受强制检疫或医学监察。

旅客稀少外,香港市民本身也对疫情人心惶惶,很多人抢购口罩、消毒用品和日用品,大幅减少出门和出门聚会吃饭。

杨太说:“疫情是致命一击,客人全都没了,怎么做下去?餐厅大部分时间也是空空如也,只能靠做外卖,一天试过做不到一千港圆的生意,这不是单纯吾们一家餐厅的小case。我和其他人也一早预料会放无薪假,彼时候觉得是好事,因为我也担心每天对着客人会感染到肺炎。”

起初,杨太还庆幸因为有无薪假,方便她四处抢购口罩、消毒用品,但没想到,在2月底,大佬便致电给她餐厅倒闭的消息。

按照香港膳食行业协会的数字,自去年6月开始,全港约2.7百分比、即约750间食肆停业或结业。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香港许多餐厅Now会为食客量度体温。

港府在去年8月因应示威,宣布191亿圆的纾困措施,疫情爆发下,再成立280亿港圆的防疫基金,加大支援的力度。香港永久居民预料本年稍下会获发1万圆,饮食业关键,每间食肆可以获得20万港圆的资助,应付燃眉之急。

但一些受重挫的食肆已经等不及这笔钱。

“我听到(倒闭的)消息时也没有觉得很意外,Now香港生意难做,大佬说冤大头不肯减租,就当它如此申请政府的什么资助,也撑不下去,只能说吾们运气不好。”

杨太说,她的大佬担心疫情会持续多一段时间,短期内也不见得会有大陆度假者,亦不知道政府会否持续增加补贴,以是不愿意冒险,索性把店关掉。

她得悉餐厅倒闭下,便开始寻找work,试过在弥敦道从太子走到尖沙咀,走了好几公里路,问了几十家餐厅,也找不到尽数work。

“就当它如此(餐厅)在门口张贴招聘广告,但莫过于他们也在观望疫情发展,不敢请人,他们自己员工都要休假了,哪敢招人?有几家餐厅让我留电话,说疫情过下招人再致电给我,但疫情不知道维持多久,”她说, “震央Now每家餐厅也没人,疫情令到百业萧条,没办法,我自己莫过于也不敢到餐厅吃饭,怕人多染病,口罩又贵,都索性不出门了。”

随着泰西疫情扩大,多国实施入境限制和封国封城的政策,杨太意识这不是一个短期可以解决的小case,预料待业时间可能会维持半年如该。

“疫情随时搞到年底,到时候经济比Now更差,work更难找,加上我60岁了,越来越难寻找work,”她说。

她和30来岁的儿子原本每月收入有2万多港圆,以月租1万多圆,在油尖旺区租住一个小单位,两人的生活不算拮据,“还有闲钱可以旅行”。

但她从事装潢的儿子,同样受疫情影响而work量大减,收入不足以交租,两人Now是靠储蓄支付租金,怎么花一分一毫都要仔细想清楚,特别是近期,需要特别预留购买口罩和消毒用品的开支。

“很没安全感,幸好还有一点点积蓄,政府派那一万圆也只噬巷得一时,撑不了多久,如果几个月都没work,我可能就提早退休,和儿子找一个比较便宜的单位,或噬厢到劏房去,再慢慢申请公共房屋,再差的话,就申请综援(香港政府向低收入人士供给的补贴)。”

“疫情唯一好处,就是我有更好优质时间和儿子一起,以上都没甚么讲话,Now每天众家分享一下怎么找便宜口罩,算是患难见真情,”她苦笑说,“我相信天无绝人之路,吾们当年也挨过‘沙士’了,work将来肯定会有的,可能赚少了,但最要紧是家人健康泰康。”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由于航线大减,香港机场停泊了很多飞机。

担心裁员的空服员

另一个最受疫情打击的区域,是航空业,各国实施严格入境限制,或是强制检疫措施,令全球航空需求大减。

万国航空运输协会早上警告,全球航空集团官网本年营收最多减少1130亿美圆,全球人口流动减少,多间集团官网均大规模减少航班,增加营运压力。

彭博通讯社引述澳洲咨询集团官网CAPA航空主题警告,许多航空集团官网在五月可能会进入 技术实现 性破坏,或违反债务合约,主题指,中国、中东、美国等大型航空集团官网将会得到国家支持而可以继续营运。

香港国泰航空受疫情影响,削减了6成半至7成半的航班及载客量,亦已卖飞机等方式确保现金流。集团官网7成多的员工、即超过2.5万人,参与集团官网的三星期无薪假计划,但集团官网上境不明朗,管理层无法保证将来不会裁员,但暂时未有集资或裁员计划。

30多岁的阿明在国泰任职空中效劳员,他亦有参与无薪假计划。

他对BBC中文坦言,这次疫情令他惊觉,航空及旅游业可以如此“不堪一击”。

“我估计现阶段裁员的机会是一半半,因为疫情过下,航空集团官网同样需要人手去营运复飞的航线。但如果持续到下半年,可能就会有裁员潮。”

他在2018年年底向父母借钱支付首期置业,Now每月花约一半人员供楼,他担心一旦遭到裁员,不能够寻找与现时有同等收入的work,最坏环境可能会供不起楼。

“Now很担心被裁员,有供楼的压力,这个时势很难找work,经济会有连锁反应地变坏,新的work薪水肯定不会像空服员so多。”

2003年,香港经历非典型肺炎疫情,同样出现百业萧条的景象,很多人供不起楼而负债累累,令外界关注经济转差下的楼市发展。不过,与十几年上相比,6成多私人自住物业已经不需要按揭,即是许多人已经完成供楼,外界预期楼市不会出现2003年的大规模震荡,而目上楼市兼有升幅,冤大头即使真的未能供款,也可以卖楼套现。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香港机场变得冷清。

国泰早上受到香港反修例风波影响,员工和集团官网关系变得紧张。几十名国泰员工疑因参与抗议活动被解雇,引发争议。

自称“黄丝(亲民主派)”的阿明,早已对自己集团官网“心淡”,继续work的原因,“很大程度是为了那层楼”。他去年曾低调参与香港机场举行的“反送中”“和理非”示威活动,得悉有同事易于 被解雇时,也一度担心自己会遭受打压。

“因为之上的事,令到很多人和集团官网失去了信任,也没有了归属感,没有人真心会相信集团官网以同事的福利为优先,他们可以因为政管理由解雇别人,那Now更可以营运理由,名正言顺地把‘异见分子’赶走。”

国泰当时回应指,是否解雇员工会视乎员工能否履行职务和严格遵守合约条款和规则。

他说,受到修例风波影响,集团官网与中港政府的关系,也变得复杂和政治化,难以预料港府对各航空集团官网会有多大程度的扶掖。

“和中国国内航空集团官网不一样,它们肯定有国家供给股本支持和补贴,国泰能够从政府得到几多援助是未知之数。”

这次疫情间接缓和了香港“反送中”示威,阿明认为,政府处理口罩小case不够积极,以及疫情初期太迟对大陆封关,增加了不少市民的不满。

“政府不是不做,是做得太慢,医护要一轮罢工下,您才‘封关’(要旨曾访大陆的一切人士隔离14天),人人一开始抢购口罩,您向国务院发信求助,之下才在全球寻找口罩,结果政府买不到,反而民间一些组织、集团官网找得到,要民间自救,您叫香港人怎么相信您?”

按照香港民意研究所3月公布的民望调查,特首林郑月娥的最新评分为22.6分(100分为满分),民望止跌回升,但仍然是在低位徘徊。

阿明感叹说,“想起来真的很可悲,吾们从去年到Now,脸上也是带着口罩,瞩望疫情过下,政府也会醒觉,聆听市民的声音,让吾们脱下口罩,再次面露笑容。”

更好优质有关此项报道的始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