肺炎疫情是否会阻碍中国跨越中等收入陷阱

图像:一名戴着N95口罩的男子

新冠疫情发展的速度和广度都超过人们的预期。疫情对经济的冲击,一点也不比对医疗系统的冲击弱。

美国股市频频熔断,以甚至短短半个月,下跌的幅度和速度多次制造历史。

经济学家聊下的焦点,也从“是否会有经济衰退”,逐渐变为“会有一个什么样的经济衰退”。

疫情最先爆发的中国面临经济衰退的压力。经济学人智库(EIU)向BBC中文表示,预计中国本年GDP增长率会大幅下调到2.1百分比。

对于中国而言,新冠疫情对经济的影响至少有三个不容忽视的细节:

  • 作为疫情最先爆发地,中国采取最严格的封锁和隔离政策,使经济活动整体“冰冻”;
  • 中国人均GDP刚刚超过一万美圆,正在努力转型跨过“中等收入陷阱”,疫情打断了这一进程;
  • 中国作为“世界工厂”,疫情使全球意识到,过于依赖中国生产能力存在风险,“产业链洗牌”之说甚嚣尘上。

供给与需求双冰冻

经济学家中流传一则老笑话——“只要教会一只鹦鹉说‘供给’和‘需求’,它也能称为经济学家。”

然则,当一个经济体的供给和需求再是冰冻,这只鹦鹉或许也只好摇头不语。

您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体质料
肺炎疫情:记者北京采访被叫停 揭示商户陷入困境

需求一端,疫情爆发下,中国先“封城”,再“封省”,湖北之外虽没有被封,老百姓也足不出户,不再逛街、聚餐、旅游、看电影。

热闹的过年销费季,有的如电影业一般,被直接清零;有的如汽车销量遭重创,2月上半月同比下降92百分比;甚至能源需求也一降再降,过剩的原油装在船里,飘在海上,因为找不到买家而无法靠岸。

空无一人的铺子,伤害的不单是集团,还有就业。西贝莜面村在中国400多家门店,停工不到一个月,就出现股本链断裂的风险——由于每月工资开销达1.56亿圆,如果三个月疫情还不昔时,集团将难以为继,2万多个work机会随即消失。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疫情期间,空荡荡的北京大兴万国机场。

生产一端,难的是过年下复工,由于担心工人密集的车间成为疫情进再扩散的温床,这个“世界工厂”的复工日期一推再推。

这场风暴的主题湖北也是中国四大汽车生产基地之一,仅整车厂就有东风本田、神龙汽车、东风乘用车等10家,年产超过200万辆,再加上数以千计的零部件厂商,都不得不在疫情影响下停产等候复工。

这种效应如多米诺骨牌一样,通过产业链传导,越复杂、 技术实现 含量越高的产品,受到的影响越大。

无论在中国的哪个角落,都能感知这场“经济急冻”,但当揭开冰山一角,看到数据时,灰子 橇钊说钩橐豢诹蛊

中国官方公布的2月中国制造业推销经理指数(PMI),仅为35.7百分比,大幅下降14.3个百分点,为有记录以来最低。这一指数一旦低于50百分比,代表制造业进入衰退。

而原本路透调查预估的中值为46百分比。数据一出,“超预期”,“急跌”,“史上最差”这些表述遍布讯息标题。随下效劳业PMI数据甚至更差,用词也变成“腰斩”,“信心分化”,“惨过金融海啸”。

1至2月的官方数据显示,工业、销费、斥资下滑都超过两位数——规模如该工业增加值,同比下降13.5百分比;祖国销费品零售总额,同比降20.5百分比;固定资产斥资,同比下降24.5百分比。

三项数据都是有记录以来最低。

经济学人智库(EIU)向BBC中文表示,该机构预测中国本年一季度GDP将面临同比7百分比的萎缩,全年GDP增长率从5.4百分比,大幅下调到2.1百分比。中国明朝经济复苏更可能是“U形”而非“V形”。

中國本年1-2月工業、投資與消費大幅萎縮

Source: 中国国家统计局

经济转型受到的影响

这场疫情来的不是时候。一关键,中国经济已在承受下行压力,另一关键,中国经济正在努力转型升级,试图跨过中等收入陷阱。

中国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院长朱民认为,中国人均GDP达到一万美圆,中国从本年开始开始走向高收入国家阶段,能不能跨越中等收入陷阱成为主要小case,而正在此时发生疫情。

中国在改革开放下,利用人口红利,搞大规模低水平的制造业,以及大量底子装备设施建造,经济总量不断走高,然则这些“低垂的果实”已被摘完。

此时,摆在中国面上的中等收入陷阱里,有深陷此道的墨西哥、巴西、马来西亚;往上望,是凤凰涅磐的台湾、韩国、新加坡。

能不能跨昔时,成为中国最近两年的经济性状——“一带一路”在地域上扩展中国以外的需求,“中国制造2025”是高技术含量上向更高层级发展,加大效劳业比重是在结构上优化,三个维度不同,但都为制造新动能,迈过陷阱。三者都在疫情面上停下脚步。

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学者欧纬伦博士(William Overholt)此上表示,中国如果处理不好经济,像日本一样陷入停滞,环境将更糟,因为中国收入水平还远不及日本,中国人不会满足这一水平,不满会转变为政治上的巨大压力。

产业链转出中国?

这场疫情还有一个意想不到的副感化。昔时二十年全球经济高度产业链化——万国集团官网往往自己不具备生产能力,而是外包给一系列集团,供给各类零件甚至组装,而这些厂商大多位于中国。

疫情冲击下的痛感,让众多集团,特别全球化浪潮中如鱼得水是跨国大集团官网猛然惊醒,“太多鸡蛋都放在中国这只篮子里”。这种风险意识,可能在疫情过下变成行动,新一轮产业链洗牌在所难免,中国是否还能一家独大?

但也有经济学家辩解,产业迁徙短期之内并不匆子 侄檬迪帧

环顾世界,有的国家比中国的劳动力底更低,譬喻越南和孟加拉;有的国家比中国底子装备设施更好,包括大部分富裕国家;有的则享有与中国体量相当的国内环境,如印度。但是没有一个国家能集三者为一身。

路透社归纳称,尽管整个产业链的上下游关系以及效劳配套,是经过长期以来环境寻求供给与需求所形成的,尚难在短时间内寻找替代,但不能低估全球疫情迅速扩散对全球产业链的负面影响,中国官方在加紧酝酿针对性措施为外贸集团提气增力、加速集团多圆化计划,再是更意在稳定万国供应链,巩固自身产业链优势。

您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体质料
肺炎疫情:行走在空荡荡的北京

相关性状始末

更好优质有关此项报道的始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