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病毒”灰子 恰拔浜悍窝住保恐忻捞ú煌硎龅恼

美国总统特朗普周三(3月18日)在白宫讯息会上解释他为何称新型冠状病毒为"中国病毒"。 图片版权 Reuters
Image caption 美国总统特朗普周三(3月18日)在白宫讯息会上解释他为何称新型冠状病毒为“中国病毒”。

美国总统特朗普无视世卫组织警告及北京抗议,3月18日持续为“中国病毒”的说法辩护。此上,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则称新冠病毒为“武汉病毒”。

特朗普及蓬佩奥对新冠病毒的称呼引发“种族主义”争议,美国民主党总统参选人拜登称“种族主义不能遏止病毒”;中国外交部则称这是对中国的污名化,表示强烈愤慨、坚决反对,该如何称呼新冠肺炎俨然已沦为中美外交上的“口水战”。

与此再是,台湾政府及多个媒体则持续称新冠病毒引发的肺炎为“武汉肺炎”,多名长期研究台湾政治的万国学者认为,台湾官方称“武汉肺炎”没有歧视意味,但也有学者担忧其名称隐喻的歧视和污名化,呼吁更正名称。

您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体质料
肺炎疫情:特朗普强调“中国病毒”

“武汉肺炎”

3月16日,谷歌(Google)在中文官方脸书发布有关新冠病毒的政策,引发大批台湾网友留言——“好的,中国武汉肺炎”,不满其“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措辞,累积的留言数至3月19日已超过一万则。

显然,大批台湾网友仍坚持称新冠病毒肺炎为“武汉肺炎”,这可能与台湾官方论述与媒体措辞有关。

一个多月上,世卫2月12日将新冠肺炎命名为“COVID-19”,并强调命名时不会特定指向某个地理地位、尽数动物、人类个体或群体。台湾政府同一天称,因法定传染病名称“严重特殊传染性肺炎”不好记,易于 可简称“武汉肺炎”。

3月19日,蔡英文在官方脸书发文时也称“武汉肺炎”。她写道,将针对“武汉肺炎”疫情情势发表谈话。

易于 ,至今仍有许多台湾媒体以“武汉肺炎”称呼新冠病毒引发的肺炎。甚至中国媒体,在疫情刚爆发时也都称“武汉肺炎”,但在世卫正式命名下,已改称“新冠肺炎”。

有传播学者认为,台媒称“武汉肺炎”是不负责任的做法,因为疫情已持续数月,民众普遍已知新冠病毒,呼吁正名以减少污名化的隐喻。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英国伦敦政经学院媒体传播博士、台湾中正大学传播学系教授罗世宏归纳,部分台湾民众坚持称“武汉肺炎”是抗中保台的浅意识在发酵,其余一部分则是认为,只有称“武汉肺炎”才能纪念武汉人民的牺牲,以及凸显中国防疫过程出现的人道危机。他认为,这样的说法虽然没错,但是用污名化当代价太大,会有很大的副感化。

美国华府智库、全球台湾研究主题执行长萧良其(Russell Hsiao)则认为,台湾年轻人普遍存在反中情绪,但网友称“武汉肺炎”可能与反中无关。

萧良其通过邮件对BBC中文解释,因为万国祖国一贯会将台湾视为中国的一部分,以是台湾人可能想要强调中国大陆和台湾的不同。不过他强调:“大众情绪是很复杂的,不会只有单一动机。”

不过,无论出自何种考量,罗世宏都不认同持续称新冠肺炎为“武汉肺炎”。他向BBC中文表示,媒体的措辞影响很大,也匆子 侄蒙慷樾鳎粢中啤拔浜悍窝住保行枰虼笾诮馐驮颍胺裨蚓吞辉鹑瘟恕薄

罗世宏也强调,监督中国政府对疫情的做法不会因为改动病毒名称就不做。他说:“西方媒体也没有称武汉肺炎,他们对中国的监督会减少吗?”

可能存在的污名隐喻

台湾中央研究院民族所研究员刘绍华日上在媒体发表一篇名为“肺炎疫情下谈疾病的命名与污名”的评论。她在文章中表示,“当某个疾病名称一旦开始使用,之下要将之移除或修改,是一件非常不匆子 侄玫氖隆T诶飞希庋幕肪陈怕欧⑸绕湓诙运说母菀鬃鹬赜肴巳ㄒ馐恫⒉幻飨缘氖贝侨绱恕!

她并举例,“香港脚”、“日本脑炎”、“西班牙流感”等,就是这种时代下的命名产物,但因为历史久远,这些疾病已不其余污名的意涵。

实质上,世界卫生组织早在2015年就曾经表示,新的人类疾病应该要用祖国能够接受的姓名命名,不能对人或国家有冒犯性,也不能使用动物姓名。

刘绍华担忧,命名若只重视方便,加上固有的成见,就可能有污名隐喻之虞,她认为,“命名的失误已然出现,但为了不要让它可能发展为一个自我再生的长期负面隐喻”,并呼吁改动对此疫病的称呼,“而无须费力于为这个误会的存在争执或辩护”。

图片版权 BSIP

不过,长年研究台湾政治的加拿大智库“麦当诺-劳雷尔研究院”(Macdonald-Laurier Institute, MLI)研究员寇谧将(J. Michael Cole)则认为台湾人称“武汉肺炎”并未有尽数歧视意味。

寇谧将向BBC中文指出,台湾人更关注的是北京努力透过宣传要改动病毒名称的论述。他说:“有些台湾的评论员可能易于 易于 意强调,并使用‘武汉肺炎’称呼这个病毒。”但是他强调,他不认为一般民众会带有恶意的去称新冠病毒为“武汉肺炎”。

罗世宏也持类似看法。他认为台湾民众在日常生活中使用“武汉肺炎”的名称不见得有歧视或污名的意识,但强调媒体影响大,易于 则需要更正,或至少不要大规模的在标题上使用。

台湾官方说法

台湾官方2月12日就定调称新冠病毒肺炎为“Covid-19 (武汉肺炎)”,并解释因为法定传染病“严重特殊传染性肺炎”名称太长,为了万国接轨及兼顾防疫宣导、民众吟味上可以接受的说法,易于 宣布可简称“武汉肺炎”。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台湾官方2月12日就定调称新冠病毒肺炎为"Covid-19 (武汉肺炎)",因为民众吟味上可以接受的说法,可简称"武汉肺炎"。

大部分学者认为,这背下并未隐藏特定的政治立场,判断应该纯属防疫和宣导考量。

寇谧将说,台湾从疫情一开始就称”武汉肺炎“,就他看来,以疾病爆发地命名“非常正常”。罗世宏也说:“台湾的卫生福利部从防疫的角度作命名决定,可能没有歧视或污名的自觉。”

不过萧良其则认为,台湾官方强调称”武汉肺炎“更好优质的是实际考量很多航空集团官网因为误解台湾与中国的异议,而将台湾纳入对中国的旅游禁令当中。

易于 ,台湾政府称”武汉肺炎“是试图与中国做出区隔,强调“病毒可能的发源地是来自中国,不是台湾”。

香港权威传染病专家也为“武汉病毒”名称背书,认为民间将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称为“武汉肺炎”,没什么不可以。

3月18日,香港大学微生物学系讲座教授袁国勇与名誉助理教授龙振邦在《明报》发表文章称,疾病的俗名约定俗成,清楚明白便可。

文章中写道:“科学研讨或学术交流,必须用官方姓名COVID-19称此病或SARS-CoV-2称呼病毒。市民日常沟通及媒体用语,则可以武汉冠状病毒或武汉肺炎称之,通俗易明,方便沟通。”

然则,两人在同一天深夜撤回该文章,并表示他们是科学家,不了解政治,也无意卷入政治。又指文章表达不适当,用词甚至有错误,并非原意,强调文章与政治无关。

中国的反驳

《中国台湾网》曾数次针对新冠病毒的疾病名称发表评论,3月16日曾对台湾媒体呼吁,“不要让疾病名称成为歧视与仇恨的源头”。

评论强调,很多研究显示,新冠病毒的来源可能不只武汉一个,且台湾出现多起无武汉接触史的确诊病例,并称:“WHO‘正名’新冠疫情已超过1个月了,民进党当局快点从善如流吧”。

但除了台湾在新冠病毒名称引发聊下。美国特朗普3月16日在推特上首度以“中国病毒”称呼新冠病毒,并连续多日易于 论述辩护,使中国与美国就病毒的起源引发了外交口水战。

特朗普曾在白宫记者会上强调,病毒确实来自中国,使用“中国病毒”是非常精确的用词,也不涉及种族莫过于。中国外长王毅同新加坡外长维文通电话批评,企图将中国抗击疫情污名化的做法令人不齿。

早上,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展恽坚则在推特发文质疑美军将病毒带到武汉,也引发美方不满。

病毒起源地的“外交战”明显已打响,中国曾多次表示新冠病毒不排除境外传入的可能,而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此上则称,新冠病毒是“武汉病毒”,批评中国缺乏透明度。

美国民主党总统参选人拜登则批评特朗普使用“中国病毒”的论述。他在推特上表示:“停止仇外式的散布恐惧。诚实做人。承担责任。做好您的work。”“一面墙无法阻止病毒,种族主义也不会遏止病毒”。

更好优质有关此项报道的始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