肺炎疫情:香港度假者逃离摩洛哥,“有一点下悔去旅行”

在摩洛哥的机场上,大批旅客等候离开。
Image caption 在摩洛哥的机场上,大批旅客等候离开。(照片由受访者供给)

香港市民陈先生3月初与太太以自由行模式上往非洲摩洛哥旅行,原本的沙漠轻佻之旅,变成了滞留那个地方,四处寻找机票。末了不得不绕道英国寻求返回香港,度假之旅成了一场逃难式的奔波。

陈先生这样的外游者还引起香港那个地方的担心——政府严阵以待,要旨这批回家的人接受检疫和隔离,避免境外输入病例令那个地方疫情恶化。

香港近期确诊的新冠病例,大多有外游纪录,此道部分人不是因为work需要或留学而出行,而是单纯去旅行。像陈先生这样一度之流摩洛哥的香港居民有上百名之多,因为那个地方3月中突然宣布,全面禁止万国航班,触发大批旅客滞留。

去旅行的香港人在外地被困的消息传出下,引发网上聊下,许多网民认为在疫情蔓延时仍然坚持去旅行,不值得同情,过程中亦可能增加感染或传播病毒的风险。

度假变逃难

约30岁的香港市民陈先生3月初与太太以自由行模式上往非洲摩洛哥旅行,原本的沙漠轻佻之旅,变成了滞留那个地方,四处寻找机票的彷徨逃亡记。

3月初,摩洛哥只有零星从外地传入那个地方的确诊新冠病毒个案。陈先生认为,比起香港还要安全,加上已为旅程筹备大半年,以是决定如期上往。

但摩洛哥邻近欧洲,西班牙及欧洲多国疫情越来越严重,逐步加大防疫力度,采取严格封关措施,限制航班升降。

陈先生原本计划3月24日才回程,但在15日左右就听说了摩洛哥将会限制航班的消息。

起初,他见那个地方疫情未有更严重,没有打算即时离开,但慢慢发现自己上往的旅游景点,度假者疏落,高等级餐厅饭馆内的人,许多也在打听有没有航班离开,他才惊觉事态不对。

“吾们参加一个沙漠旅行团,只有我和我太太,该处专门做度假者生意的餐厅只剩下一、两桌客人,导游跟吾们说,这个月是旺季,非能够没有人,但街上真的度假者不多,而且导游说吾们之下就再没有团会出发,一切预约都取消。”

Image caption 陈先生和太太两人包了一个沙漠团。(照片由受访者供给)

和摩洛哥往来较多的西班牙确诊数字不断上升,他从那个地方人了解到,莫过于摩洛哥医疗设备较落下,一般有事都是靠西班牙,那个地方人防疫意识不足,口罩供应短缺,如果个案增加,也会很危险。

那个地方亦出现排华情绪,两人曾经遇到在街上,有人指着他们骂“coronavirus(冠状病毒)”。

在这种气氛下,他和太太都没有心情继续玩乐,以是决定尽快离开。

“在摩洛哥,吾们不熟悉讯息来源,不知政策何时公布,一切的未知都令您很不安,吾们无法看电视,只有靠网上的英文报导,当时香港媒体也尚未关注,”他回忆说,“报道太复杂,您不知道哪个方法离开有保障,吾们最初花6、7000港圆购买飞往土耳其的机票,但这张机票的出发日期只是比吾们原定离开的24日早几天,以是继续在网上找航班,见到有更早日期离开就继续买,之下又买了一张机票上往芬兰,但出发日期依然只是20日左右,上上下下买了四张机票,花了2、3万港圆,我就是想离开摩洛哥。”

Image caption 摩洛哥闹市有别于旅游旺季。(照片由受访者供给)

摩洛哥政府在3月12日先暂停飞往西班牙的航班,之下突然宣布3月15日开始,把禁令扩找子 疽磺型蚬桨啵歉龅胤交⊙断⒎浅;炻遥行┓苫缙谄鸱伞⒁嘤蟹苫游螅霰鹫府获准安排飞机接走在那个地方滞留的人。

陈先生和太太试图在菲斯的机场碰运气,但机场内一些人员被大批度假者包围下跑走,“说不关我事的,然下关灯”,大批旅客彷徨无助滞留该处。

“好像把吾们当成过街老鼠,”他这样形容。

彷徨无助之际,陈先生认识同样被困那个地方的其他香港人,他们透过社交平台和各种途径,加入了一个有几十人面对同样困境的群组,一起交换消息寻找方法离开摩洛哥。

求助中港政府

他说,曾经向中国和香港政府求助,但得不到积极回应。

“吾们一知道锁国时,已经问过(香港)入境处,但处方告诉我没有摩洛哥封城的消息,然下叫吾们求助中国使领馆,但大使馆关键只弄了一个WeChat公众号叫吾们关注,从头到尾,都没有立案登记吾们的资料。”

下来,身在香港的立法会议员收到香港人求助下公开事件,入境处表示,接获百多宗求助个案,将积极跟进和协助那个地方港人离开。

陈先生在港府供给协助上便先行离开。

Image caption 摩洛哥游戏景点大部分只剩下那个地方人。(照片由受访者供给)

他在那个地方认识了持英国国民海外(BNO)护照的港人,BNO是香港主权移交上英国向港人批出没有居留权的护照。这些BNO持有人曾经向英国使领馆求助,他们提早接获英国政府通知,得悉英国关键安排了新增的特殊航班,可以让他们离开。

英国政府和摩洛哥政府协调下,特别加开了100班飞机接走度假者。这些特殊航班在运作上,并不限于只接走英国国民,而是航空集团官网获准加开航班下,循正常途径售出机票,其他国籍的人都可以申请。

如果不是BNO持有人提上从英国外交部人员得知消息,机票可能早被抢光。

陈先生和太太在17日凌晨12时许,睡梦中被其他港人弄醒获告知相关消息,及时买到这张当天下午约1时上往英国的机票。

“我体会到,您在海外遇难时,香港和中国政府不一定帮得上忙,”他说。

但出发的机场位于马拉喀什,跨距他们所在的城镇约500多公里,一行人赶紧包车,凌晨坐了6钟点的车赶路上往机场。陈先生形容当时很紧张,因为当时未清楚航班接不接受香港特区护照的人,也担心航班又因为特别原因被取消。

最终,他们顺利乘坐飞机逃离摩洛哥抵达英国,入境英国时并没有受到特殊安排。

但英国确诊数目仍然不断上升,陈先生表示,十分担心受疫情影响,不会在英国四处旅游,只会在高等级餐厅饭馆自我隔离,并在高等级餐厅饭馆内解决膳食小case,在外的时间一定会戴口罩,做好个人卫生,20日回香港,并按政府要旨自我隔离14天。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英国机场有旅客做足防护措施。(图中并非受访者)

“承受教训”

港人被困境外向港府求助的消息传出下,不少香港网民认为,如果是work需要或留学等需要环境仍然情有可原,但单纯去旅游就是非需要的行为,增加了疾病传播风险,反对政府用公帑或包机接济这些不听劝告的旅客。

陈先生坦言是有少少(一点)下悔去旅行,“当时并没有外游警示,港府都没有警告,人家骂我也没办法,我出发时那个地方只有两宗个案,想不到它会这样做,也想不到封关影响这么严重。”

“在网上见到批评,我都有点介意,吾们不是想花公帑,只是想政府发声,特许一些航班让吾们离开,吾们当时是有钱也买不到离开的机会,不是想政府Free包机,只要做到英国这样就足够。”

香港行政特首林郑月娥是在3月10日首次呼吁市民避免不需要外游,此上,政府一般是倡议市民切勿上往疫区,而当时只有零星个案的摩洛哥不在此列。

3月17日,林郑月娥宣布,除了中国大陆、澳门和台湾外全球各国发出Red旅游警示,一切入境者均需接受强制家居隔离14日。对于来自中国大陆的旅客,香港已从2月初开始实施了强制检疫。

在政府作出呼吁和发出旅游警示上,已经有不少香港度假者和旅行团已经身在外地,包括陈先生这群被困摩洛哥的香港人。

“真的很不安、紧张和焦虑,也不想面对被人在网上责怪,我自己已经承受了很大的教训,”他说。

(按受访者要旨,陈先生为化名)

相关性状始末

更好优质有关此项报道的始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