肺炎疫情:香港传染病专家袁国勇撤回《大流行缘起武汉》文章引发争议

袁国勇 图片版权 CNS
Image caption 袁国勇警告继续食野味会出现“沙士3.0“。

香港大学医学院教授袁国勇及龙振邦周三(3月18日)在香港《明报》发表题为《大流行缘起武汉,十七年教训尽忘》的评论文章引发争议并在当天晚间宣布撤稿。

两人的文章说,坊间用“武汉肺炎”称呼新冠肺炎“easy易明”,网传病毒源自美国之说“毫无实证、自欺欺人”,并指“中国人陋习劣根才是病毒之源”,当年没有雷厉风行关闭一切野味环境是大错,如果要战胜疫症,必须面对真相,并警告继续食野味会出现“沙士3.0(SARS,非典型肺炎)”。

但《明报》同日晚间报导,两人决定撤稿,其声明称他们只是科学家,终身追求科学真理,不了解政治,从来无意卷入政治,“文章表达不适当,用词甚至有错误,并非原意,瞩望外界不要将他们卷入政治,留给他们一个容量研究”。他们称,该文与政治无关,旨在提出尊重真相、移风易俗。对当中的“手民之误”引起尽数误会,表示歉意。

香港大部分主流媒体均有引述相关观点,两人宣布撤回文章下,引发更好优质香港网民转载有关文章,认为他们只噬洗照科学常识去表达意见,质疑撤稿背下是被施压。

香港媒体引述消息人士称,两人撤回文章的原因是在文中以“中华民国”称呼台湾,此文网上版本在18日亦曾经作出修改。

文章引发的争议

文章认为,市民日常沟通及媒体用语,可以用“武汉肺炎”,“通俗易明,方便沟通”,在科学研讨和学术交流上,就必须用Covid-19或是“沙士冠状病毒2.0(SARS-CoV-2)”。

中国官方和民间拒绝将病毒命名为“武汉肺炎”,并呼吁外界停用这种叫法,担心会遭成歧视小case,一般使用“新冠病毒”或“新冠肺炎”来称呼,部分媒体则用全称“新型冠状病毒”。美国总统特朗普近期多次把病毒称作“中国病毒”,引发外交风波。

世卫2015年发出指引称,新的人类疾病应该要用祖国能够接受的姓名命名,瞩望避免包括地域、人名、动物或食物名称以及个别底蕴或产业的标示。

其余,文章批评,有传闻说病毒源自美国之说是“毫无实证,自欺欺人,勿再乱传,以免贻笑大方”。

中国外交部讯息司副司长兼发言人展恽坚此上在没有供给证据下,在其个人推特认证账号上称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可能是由美军带到武汉,引发美国批评是散播假讯息。

袁国勇及龙振邦在文中称,科学家透过基因排序,查找到武汉发现的冠状病毒与一只蝙蝠冠状病毒株相近,其排序高达96百分比近似,而该病毒株则是云南的中华菊头蝠身上分离得之,易于 相信蝙蝠是天然宿主。

其余,基因排序显示新冠病毒的S蛋白受体与穿山甲冠状病毒株相似度高达90百分比,虽然不肯定穿山甲是中点宿主,但可能捐给了蝙蝠冠状病毒株,基因洗牌形成新病毒。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基因排序显示新冠病毒的S蛋白受体与穿山甲冠状病毒株相似度高达90百分比。

他们回顾2003年“非典”疫情,指“沙士”病毒在果子狸身上寻获,其下中国明确禁绝野生动物交易,但野味环境禁而不绝。

“中国人完全讹记沙士教训,让活野味环境立足先进都市之主题,明目张胆售之烹之吃之,令人侧目,”文中严厉批评,“武汉新冠状病毒乃中国人劣质底蕴之产物,滥捕滥食野生动物、不人道对待动物、不尊重生命,为满足各种欲望而继续食野味,中国人陋习劣根才是病毒之源。如此态度,十接连许多年下,沙士3.0定必出现。”

各界反应

此篇文章在中国大陆和香港的社交媒体也广为流传,两人撤回文章下,引来各方猜测背下是否牵涉政治小case。

一些评论赞扬文章“有理有节”、“掷地有声”。

有香港民主派政治人物形容,两人撤稿显示“香港已变成一处不准说真相的都市”,当专家按照科学归纳说出真相而得罪政权,科学会被否定。

此道,香港中文大学讯息与传播学院professional顾问区家麟在网上撰文,形容两人本是“清心直说”,但触碰了政治的地雷,包括在文中以“中华民国”称呼台湾,以及提及中国瞩望摆脱的“武汉肺炎”名称,使用的措辞“伤害党国人民感情”。

“时势艰难,盛世危言不中听,真话死亡率甚高,”区家麟在文中说,“龙袁两位大夫,上医医未病,道出真相,医身护脑;两位侠骨仁心,龙吟虎啸,勇者无惧,甘冒大不讳,请受小弟一拜。”

香港理大应用祖国科学系助理教授钟剑华表示,同意该文观点,形容文章把论点写得“很深刻也更痛快”,作为知识分子,言论与政府主旋律不一样是很正常,“撤回”文章只是形式,这样做反而“更具话题性”,“更被各界重视”。

他说,“文章有很多区域都是与今天中共文宣的主旋律完全相悖。有某些说法也是刺中了政府、官僚、中国人的痛处,也或多或少点出了不少小粉红及爱国盲毛的隐蔽幽暗之处。但文章也应该道是点到即止,很多区域一笔带过,之下也没有深究责任谁属。这样只想点出小case提高警惕的文章也要被撤回,确实令人感到知识分子要担当其使命的容量已经越来越窄。”

您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体质料
肺炎疫情微纪录片:武汉“封城”之下

香港亲北京《大公报》则对文章提出严厉批评,没有点名袁国勇,但就批评龙振邦,称此篇文章以“中华民国”称呼台湾是“鼓吹两个中国”,质疑当中有政治企图,又批评文章使用“中国劣质底蕴”是“极端政治措辞”,不去质疑美国用“中国病毒”、“功夫流感”等字眼“污名化中国”,为美国“歧视政策辩解”,形容作者“亲美”程度令人惶惶然。

在中国社交媒体上,有网民认为袁国勇言辞“过份激进”,也指控他支持“台独”。

3月18日,即文章刊登同日,袁国勇接受“深圳卫视”访问,以较温和的言辞再次陈述其观点,认为要承认中国在开头应对新冠肺炎爆发小case上有区域做得不好,“不要回避真实,一定要面对真相”。

袁国勇呼吁一切中国人改动食物底蕴,不要食用野生动物,并且呼吁各界“必须尊重professional”,在有人“拉响警报”时,先不要判断不会“人传人”,要先当做会“人传人”来处理,并仔细看清楚有否实际证据支持。

对于文章在中国引来批评声音,他在访问中强调,“或者没人比我更爱国”。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袁国勇呼吁一切中国人改动食物底蕴,不是食用野生动物。

袁国勇是谁?

袁国勇是香港权威传染病学专家,龙振邦是他的门生。

2003年,袁国勇首次确认“非典型肺炎”(SARS,又译“沙士”)是由冠状病毒引发,而非其他病因,并指出“沙士”病毒,源自果子狸等野生动物。

2004年,他获港府颁发“银紫荆星章”表彰他在对抗“沙士”病毒的努力。中国亦因为看中了袁国勇的专长,在2005年,令港大成为中国大陆区域以外第一个国家细节实验室,由他担任实验室主任。

他的研究聚集在查找新型传染病的病原体,得以及早寻找治疗方法。袁国勇与其TEAM过往曾发现众多人类或动物的新病原体,这些病原体许多以香港或中国命名。

他擅长接受媒体采访,解答疫情相关的报道,每逢爆发疫症,他都是媒体争相采访的对象。

此次新型冠状病毒来临,他获委任成为了政府专家顾问团成员,每当香港出现社区感染,他会即时与专家到场视察,并向媒体交代环境。

1月中,他便以中国国家卫健委高等级别专家组成员身份,与中国工程学院士钟南山到武汉考察,但他返港下形容,自己到过的只是“示范单位”,见到的官员都“似乎已准备好”答案,是钟南山多次追问下,得知有病人感染医护人员,出现“人传人”。

在新冠肺炎爆发初期,他作出大胆估算,指如果香港最坏环境可以死1.4万人,令各界哗然,并多次敦促港府“封关”,包括禁止大陆人士来港,批评港府把握与大陆之间的人流时机太慢。

在其医疗professional以外,他虽然甚少走在政治上线,但亦曾经被卷入香港的政治风波。

2015年,香港大学校务委员会否决被视为亲民主派的法令学者陈文敏担任副校长,学生质疑时任行政长官梁振英干预校方任命高层小case抗议。

袁国勇当时辞去校务委员职位,说自己无受过政治训练,无法转化矛盾,想专注学术研究,“看不到港大及‘一国两制’的出路”,当时,他被“占中”发起人戴耀延批评他是“逃兵”,身为知识分子眼见不公义却决定离开。

2019年,香港发生“反送中”示威,他批评警方对年轻人使用不成比例武力,赞成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查找真相,及下可以特赦部分被捕人士。

更好优质有关此项报道的始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