肺炎疫情:英国出台“避险”政策 群体免疫与当局的科学逻辑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随着英国新冠疫情蔓延扩大,英国政府周一(3月16日)推出了新的“避险”措施,与外界瞩望看到的大规模防疫隔离措施仍然有相当的跨距。

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表示,英国公众应该避免“不需要的”外出和与人接触。

至今,新冠肺炎导致的死亡人数在英国已经增加到55人。

在最新的政府抗疫倡议中,首相约翰逊说,人们应该尽可能居家work使用上班。

孕妇、70岁如该的老人以及有康泰小case的人应该特别重视政府的避险倡议。

高风险人群可能将在明朝几日被政府要旨自我在家隔离12个星期。

目上,英国确诊的病毒感染病例超过1500例,但是实际的感染数字据估算将介于3.5万至5万之间。

英国最新出台的抗疫措施包括:

  • 一切人应该避免参加聚会、避免上往BAR、夜总会和剧院等人群密集的场所;
  • 一切人如果可行都应该居家work使用上班;
  • 除非需要,不再到访养老院探望朋友和亲人;
  • 周末之上,有严重康泰小case的人必须“较小可能地避开社交活动为期约12周”
  • 如果尽数家庭成员有持续性的咳嗽和发烧,一切家庭成员必须居家隔离14天;
  • 有持续咳嗽和发烧的人,应该尽可能留在住所,避免外出,甚至不要外出推销食品和生活必需品,不过他们可以外出活动身体,在这种环境下,应该与他人保持安全跨距;
  • 学校暂时仍不关闭。

在此之上,媒体报道说英国政府可能会效仿欧洲大陆国家加强隔离措施。面对政府防疫措施不力的指责,英国交通大臣格兰特?沙普斯(Grant Shapps)辩解说,政府按照科学决策,他还批评说,其他国家为迎合民众制定措施的成果并不好。

英国对付新冠病毒蔓延的策略明显不同于其他国家。成为重灾区的意大利上周已经实行全国封锁。西班牙实行了部分封锁。法国关闭了影院,BAR和餐馆,较小限度地降低公众活动。

不过英国政府基于科学倡议的应对策略也受到许多学者和专家的质疑。英国一些学者和专家给政府发出公开信说,英国的防病毒策略是“拿生命冒险”。200多名科学家写信呼吁政府采取更严厉措施应对Covid-19病毒的蔓延。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按照英国卫生部门目上倡议,轻症患者需在家自我隔离七天,并不需要就医检查

“群体免疫”引起轩然大波

229名来自数学和基因学等众多区域的专家在公开信上署名发出呼吁。他们认为“群体免疫”并非可行的选项。

英国政府首席科学顾问帕特里克?瓦兰斯爵士(Sir Patrick Vallance)曾说,病毒感染蔓延会导致英国人口获得免疫力,易于 他受到多方批评。

周五帕特里克爵士说,英国政府把握疾病传播的一个策略是让足够多人口获得免疫力,即获得所谓的“群体免疫”,让高风险的个人置身于足够多具有免疫力的人群当中,这样他们就能够避免被传染。

按照这种计算,英国全国人口的60百分比染上疾病下才能产生对Covid-19病毒的群体免疫。

英国卫生和祖国保障部的发言人说,帕特里克爵士的话被误解。群体免疫并非英国的对策,而是传染病蔓延的副产品。英国政府的鹄的是拯救生命,保护弱势群体,缓解英国医疗系统的压力。

这位发言人说,“吾们意识到在明朝数月英国可能达到的免疫水平会让吾们的计划和应对尽可能更准确和更有效。”

伯明翰大学的威廉?凡?斯海克(Willem van Schaik)教授也联署了公开信。他说,如果实行所谓的“群体免疫”策略,那就意味着英国传染病毒并且能够恢复的人口要达到3600万人, 即使保守地估计,那样做也会导至几十万人口死亡。

“这么做唯一奏效的方法是让百万计的感染病例分布在比较长的时间段内发生,这样英国全国医疗系统就不会不堪重负。”

面对争议,帕特里克爵士和英国首席医学顾问克里斯?惠蒂(Chris Whitty)教授已经表示,要公开作为他们制定防疫策略底子的计算模型。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疫情来势凶猛,英国全民医疗保健体系面临巨大压力

“行为科学”的决策缺乏按照

BBC的报道指出,在公开信署名的不同学科的科学家中并没有来自传染病区域的著名专家。公开信指出英国目上防疫策略会导致全国医疗系统不堪重负,并且强调说会带来“不需要的生命风险”。

公开信要旨政府采取更强有力的措施扩大“社交跨距”,那样能够“急剧”减慢疾病在英国的传播速度,“拯救成千上万人的生命”。

这些学者和专家都认为英国政府目上并没有采取有力措施,并倡议英国应该像其他国家那样立即采取更严厉的限制隔离措施。

这些来自英国大学的专家和学者还质疑英国政府迟迟不采取限制措施的做法。但英国政府认为,如果实施限制措施会遭致公众不满。

报道说,英国政府按照行为科学逻辑制定了推迟实行严厉防疫隔离措施的决定。政府认为过早实行严厉措施会产生负面成果,即在传染病达到高峰时人们反而松懈了遵守限制性规定。

200多名行为学科专家在向政府发出其余一封公开信中对政府的如该 做法发出质疑。他们表示,虽然他们支持政府基于证据底子,按照行为科学制定政策,但是他们认为人们对如该 “行为疲劳”原理的了解并不充溢,也不肯定这种原理在多大程度上适用于目上的紧急环境。

这些专家认为,“激烈改动行为”可能会取得更好的成果,甚至可能“拯救众多生命”。“中国和韩国的经验足以说明,至少应该尝试这种(激烈改动行为)的做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