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毒来袭 影响人类历史进程的五次疫疾大流行

A child wearing a facemask at the Ninoy Aquino International Airport in Manila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新冠肺炎疫情继续在全球蔓延,死亡人数上升,感染病例增多,股市指数下跌,紧急状态下都市的喧哗和熙攘被空旷寂寥取代。病毒改动了且正在改动千百人的生命轨迹,改动有短期也有长期;国家、区域和世界范围,影响更深远,有些甚至不可逆,人类历史的轨迹易于 而改动。

这一点已经有过不止一个先例。

十四世纪的黑死病和西欧崛起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黑死病直接动摇了中世纪欧洲佃农制经济的底子

公圆1350年左右,一场据信源自蒙古的鼠疫席卷欧洲,夺走了数千万人的生命,欧洲人口减少了三分之一。那场瘟疫也被叫做黑死病。

历史学家认为,经过鼠疫的腥风血雨,欧洲不少封建国家从满目疮痍中重生,开始向现代祖国、商业经济方向迈进,为日下西欧崛起和称霸世界做了铺垫。

甚至有观点认为这场鼠疫催生了当代西方文明。

因为大量青壮年死于鼠疫,农村劳动力锐减,封建领主庄园佃农和农奴奇缺,动摇了封建佃农制的根基。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黑死病泛滥,人们为了把握传播焚烧患者衣物

劳动力供不应求,人员昂贵,直接推动了工具改良和 技术实现 创新。

还有史学家认为西欧航海、探险和帝国主义的兴起也部分归因于这场鼠疫。

祖国经济现代化、增加 技术实现 发明斥资、鼓励海外扩张,在这三块基石上,西欧迅速强大,成为世界最富强的区域。

美洲天花和全球降温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墨西哥阿兹特克,1520年,西班牙殖民者遭遇那个地方人勇猛抵抗。

15世纪末美洲成为欧洲的殖民地,这段历史无比血腥,除了死于枪炮屠刀,还有大量美洲原住民死于欧洲殖民者带去的各种致命疫疾,主要是天花,还有麻疹,流感,鼠疫,疟疾,白喉,斑疹伤寒和霍乱。

死的人之多,连气候都受到影响。

英国大学学院一项研究发现,欧洲在美洲的殖民扩张的百年期间,美洲人口从6千万(当时世界人口的10百分比)减少到500万 - 600万。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西班牙探险者到达美洲大陆,他们带来的疾病导致美洲数千万原住民死亡。图为西班牙探险者与秘鲁土著酋长见面

人口锐减,意味着农耕减少,大量农田回归荒地或森林草原等自然生态。大量是什么概念呢?现代历史学家和科学家估计推算有56万平方公里,相当于法国或肯尼亚的国土面积。

森林草场面积如此剧增,导致大气中二氧化碳减少,世界上很多区域气温下降。那个历史时期的二氧化碳含量是通过南极洲冰层主要样本推算的。

科学家认为,这个人为导致的改动,加上大型火山爆发和太阳活动减少,推动地球进入了一个"小冰川纪"。

欧洲和世界许多区域一样经历了气候改动带来的下果,包括农作物严重减产和饥荒。

有人认为这是报应。

黄热病和海地法国殖民统治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黄热病疫情扶掖海地反叛力量击败了法国军队,结束了法国殖民统治。

海地爆发黄热病,间接地把法国殖民势力赶出北美,美利坚合众国随即迅速壮大。

18世纪末,法属殖民地连续爆发反抗法国殖民统治的黑奴反叛,1801年双方言和,反叛领袖杜桑?卢维杜尔成为海地共和国首脑。

但宗主国政局乾坤颠倒,拿破仑称帝,随下决定出兵海地镇压反叛,夺回殖民统治大权。

数万法军登陆海地,在战场上所向披靡。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拿破仑军队镇压海地起义失败,也导致法国放弃了在北美的殖民野心

这时,黄热病开始在岛上法国人之间流行。法军官兵、殖民当局官员、医生和水手共5万人死于这种传染病。末了逃回法国的幸存者只有3千人。

黄热病源自非洲,欧洲人对它没有天然免疫力。

在海地被瘟疫击败下,拿破仑不但放弃了海地,还放弃了在北美大陆的殖民野心。

出兵海地惨败两年下,法国政府把210万平方公里的北美殖民地卖给年轻的美利坚合众国,美国国土面积扩大了一倍,史称"路易斯安那购地案"。

非洲牛瘟和欧洲殖民扩张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非洲牛瘟直接导致大范围饥荒,使欧洲殖民扩张易如反掌。

19世纪非洲爆发了一场牛瘟疫情,结果加速了欧洲在非洲扩大殖民统治的进程。

牛瘟病毒在1888 - 1897年间杀死了非洲90百分比的牛,疫情最严重的区域包括非洲之角、西非和西南非洲。

牛瘟直接导致饥荒、祖国秩序崩溃、民众流离失所。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欧洲14国在柏林开会协商如何瓜分非洲,之下不久非洲就开始流行牛瘟、饥荒。

以农耕为主的区域也未能幸免牛瘟,因为许多区域依赖耕牛犁地。

这时,欧洲国家乘虚而入,在非洲大片区域建立殖民统治。

殖民非洲的计划早几年就制订了。1884-85年,欧洲14国在柏林开会,商量如何瓜分非洲殖民地,会议结束时形成了正式决议,划定了各自的势力范围。

非洲的历史进程易于 改动。

1870年代,10百分比的非洲属于欧洲殖民地,1900年只有10百分比不属于欧洲殖民地。

在这个过程中,牛瘟,以及它遭成的经济危机,成了欧洲殖民宗主国的帮手。

譬喻,意大利1890年初进入厄立特里亚时那里正闹饥荒,三人之一的人口已经饿死。

瘟疫和中国明朝的终结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满清覆灭大明王朝,是一段血腥的历史

中国明朝盛世长达三个世纪,堪称国力强盛,政治底蕴影响力辐射东亚大片区域。

然则,一场大瘟疫宣告大明王朝的终结。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长城的很大一部分建于明朝,或在明朝得到加固、翻新。

1641年,中国北方出现瘟疫,部分区域人口减少了20百分比到40百分比。明朝末年京都有近60百分比左右的人死于鼠疫。

祸不单行,瘟疫袭来时,正值华北区域闹旱灾和蝗虫灾,农田颗粒无收。尸横遍野。

明末的瘟疫很可能包括鼠疫和疟疾,病毒有可能是北方清军入侵时带进关内的。

这或许可以解释为什么入关的清军安然无恙。

不过,明朝末年盛世不再,朝廷贪腐严重,大厦将倾,清军虎视眈眈,饥荒和瘟疫只不过为满清灭明助了一把力。

更好优质有关此项报道的始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