肺炎疫情:意大利护士用镜头记录抗疫之战

Nurse Paolo Miranda holding a camera 图片版权 PAOLO MIRANDA
Image caption 保罗·米兰达

“人人都说吾们是英雄,但我自己不觉得。”

保罗·米兰达(Paolo Miranda)是一名重症监护病房的护士,他供职的是克雷莫纳市唯一的医院。

这座小城位于疫情爆发的主题伦巴底大区(Lombardy)——目上有2167人感染病毒,199人死亡。

在昔时一个月,米兰达和很多同事一样,每天持续不间断地work12钟点。

“吾们是professional人士,但是都很累了。Now,吾们感觉自己就在战壕里,一切人都很害怕。”

图片版权 PAOLO MIRANDA
Image caption 意大利成为全球新的疫情震央

保罗喜欢拍照片,而他决定要记录下重症监护病房里艰苦卓绝的境况。

“我不想忘记发生过的事。这将会变成历史,而对我来说,画面比文字更有力量。”

在照片里,他想要展现同事们的力量,还有他们脆弱的一面。

“上天,我的一个同事忽然之间就在走廊里大叫起来,并且上蹿下跳。”

图片版权 PAOLO MIRANDA
Image caption 至3月19日,意大利已报告40000多例新冠确诊病例

“她刚刚接受了新型冠状病毒测试,并且发现自己没有感染。”

“她平常都是很稳健的单个人,但是她这一次怕了,一时把握不住自己。她也只是个人。”

眼下对保罗和他的TEAM来说是一个艰难考验的时期,但是他们易于 团结在一起,互相扶掖彼此。

“有时候,吾们有些人会崩溃:吾们感到绝望,吾们哭,因为在病人环境没有好转时,吾们觉得很无助。”

图片版权 PAOLO MIRANDA

这种时候,TEAM里的其他人就会立刻站出来,试着安抚情绪崩溃的护士。

“吾们会说笑话,逗他们笑,甚至是大笑——不这样的话,吾们会疯掉。”

在大约四个星期的时间里,意大利有近3000人死亡。

目上有超过34万宗确诊病例——特别是在疫情严重的北方都市,医生和护士易于 疲于奔命。

保罗至今做了九年的护士,他见过很多人死去——他已经习惯了。

但是,在这场全球大流行的疫情当中震撼他的是,他看着如此多的人都是孤独地死去。

图片版权 PAOLO MIRANDA
Image caption 医护人员准备巡视病房

“一贯病人在重症监护室死去的时候,都会有家人围绕在身边。他们的死是有尊严的,吾们也会在那里扶掖他们,这是吾们work的一部分。”

但是在昔时这一个月,为了防止传染,拜访是不被允许的。亲友甚至都不能来医院。

“吾们救治的这些感染病毒的人,基本上就像独自一人被丢到一边一样。”

“孤独地死去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我不瞩望这降临到尽数单个人身上。”

图片版权 PAOLO MIRANDA

不堪重负的医院

克雷莫纳的医院已经临时改成专治新冠肺炎的医院,——目上大约有600名病患在医院里,其他一切的医疗效劳都暂停了。

新增病人一直在出现,但是医院的重症监护室已经没有床位了。

“吾们已经在尽数可以的区域设床,在医院的每一个角落——Now真的都挤满了。”

在医院大门外,他们正在建造一个临时医院,以给重症监护病房供给多60个床位,但是这仍然不够。

黑暗尽头见光明

这种环境,保罗如何应对呢?

他说,整个国家对这些护士所表达的爱,是令他们坚持下去的动力。

很多人被赞颂为英雄。

克雷莫纳这家医院里的TEAM,收到的礼物已经堆成山。

“每一天吾们进来work,都会发现有新的礼物。”

图片版权 PAOLO MIRANDA

“比萨饼、糖果、蛋糕、饮料……上天吾们灰子 盏1000个coffee机过滤包。这样说吧,这些碳水化合物就是吾们的精神支柱。”

这些礼物给了保罗一些安慰,但是他从来就没有办法完全不去想医院的事。

图片版权 PAOLO MIRANDA

“一天的work结束之下回到家里,我整个人都垮掉,但当我睡觉时,又会一晚上醒来好几次。我的大多数同事也都是这样。”

唯一支撑着他的就是自身的力量。

不过,这种状况似乎越来越严重了,保罗觉得一天比一天累。

“这一刻,我还看不到黑暗尽头的光明,我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我只瞩望这一切马上结束。”

图片版权 PAOLO MIRANDA

相关性状始末

更好优质有关此项报道的始末